行业动态

梁振华:不应永远停留在创作的“舒适区”

发布时间:2019-05-31 09:17   作者: admin

对谈

对谈嘉宾:梁振华(编剧)

对谈记者:邱伟

为纪念澳门回归祖国二十周年,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制作的30集电视剧《澳门人家》目前正在广东拍摄。记者近日采访了《澳门人家》总编剧梁振华。拥有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等众多头衔的梁振华曾创作过《密战》《春天里》《神犬小七》《我的博士老公》等风格迥异的剧作,其作品多次荣获“华表奖”、“金鹰奖”、“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作为一部献礼剧,《澳门人家》跳出生硬的观念化表达,而是将家国情怀融入民生伦理中去表现,在梁振华看来,传达观念并非声音越大越好,只有春风化雨、丝丝入扣地讲故事,让观众接受了故事的形式,才会接受故事所负载的思想。谈到自己的创作涉猎题材广泛,梁振华表示,写作也是一门手艺,好的手艺人,要在面对不同题材的时候用不同的方法去创作,而每换一个题材,自己就得把全身的细胞都调动起来,像一场新的战争,作为创作者要有气魄挑战自己的创作惯性,不应该永远停留在创作的“舒适区”。

受到《岁月神偷》的启发

记者:作为纪念澳门回归二十周年献礼的大剧,《澳门人家》这个题材在写作过程中有什么难点?

梁振华:任何题材肯定都会有困难,这个题材最大的价值是有非常明确的指向性——澳门回归二十周年。大家在这个节点会想了解20年来澳门发生过什么,而最大的障碍也在这,就是大家所说的主旋律。有观众会认为这种作品在观赏性上会大打折扣,这是我们最大的困难。当我们要传达一个观念的时候,如果不断地把声音放得很大,让人听见我在讲什么,这种传播效果其实是很低的,我们应该春风化雨、丝丝入扣地讲故事。当观众接受了我们讲故事的形式,那他一定能接受故事负载的思想,这就是语态的变革。如果讲的故事越宏大越观念化,就越会被老百姓拒绝。所以《澳门人家》是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生长出来的,它的传奇性不是大开大合、恩怨生死,而是有淡淡的悲欢离合,虽然也有撕心裂肺,但这是戏剧化的需要,不是刻意的“狗血”。

记者:如何从观众感受、观众视角出发,春风化雨、丝丝入扣地讲故事?

梁振华:十年前我看了由任达华、吴君如出演的香港电影《岁月神偷》,特别喜欢。这部电影可以说是平民版的香港史诗,讲述香港从经济萧条到复苏这四十年的风雨。一个小鞋铺承载了大命题,故事性非常强。电影里面藏了很多诗意元素,既有历史史实,也有情感浓度。这种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的作品,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澳门人家》这部作品,多少受了《岁月神偷》的一些启发,在平民叙事和时代精神的传递上两者是相通的。

我在开始创作《澳门人家》时,也在突破观念化的壁垒,找到了民生、伦理、情感这三个关键词,所以我叫它“民生伦理剧”。观众们会随着这一家人的成长变迁、悲欢离合,看到这块土地上的哀愁、壮烈和希望。这部作品中没有讴歌,只有一种淡淡的吟咏,像岁月一样绵长。《澳门人家》的主题词是七个字,“有信、有心、有信心”。待人要有诚信,做事要用心,对待未来要有信心,信加心等于信心。找到这七个字,故事的魂就找到了。这就是一个梁记饼店做杏仁饼的故事,杏仁代表心,杏仁也是有信、有心的寓意。

记者:作为编剧,你在《澳门人家》中用了什么样的创作技法?

梁振华:《澳门人家》里出现了一些非常有象征性的元素,比方我去澳门采访的时候,看到很多旧式的大宅子,当地人叫“大屋”,后来我们就围绕着“大屋”来进行创作。故事发生的地点位于澳门一条名叫三湾斜街的老街上,那里有一家百年招牌梁记饼店,以梁家大屋在岁月里的产权变更作为戏眼,澳门回归二十年中的日常做背景,三湾斜街做人物命运铺陈的舞台,讲述了这些年来当地最朴素逼真的伦常生活。这不仅是澳门二十余载发展历程的见证,更是一段温情历史的人文回音:梁家大屋的失散与复得,邻里之间遇到困难时的互相帮助、家庭经历聚散离合后的和睦共处、三代人之间误会化解后的荣辱与共,都蕴含着关于“回归”的丰富含义,更是暗喻了澳门的回归始终牵挂着中国人民的心。

记者:《澳门人家》男一号由任达华出演,也是因为你喜欢任达华和《岁月神偷》吧?

梁振华:这是我的执念,我跟制片方强烈推荐任达华,他是我心目中的男一号,任达华看了剧本也非常喜欢。董洁在剧中饰演他的女儿,主线是讲一个父亲和女儿各自的人生以及他们的关系。他在《岁月神偷》里那种拙朴劲儿演得很好,那张脸就是岁月时代的见证。而且我相信用香港演员来演《澳门人家》的男一号一定会有好处,因为港澳文化是一脉相承的,观众能够相信这个故事发生在澳门,这个很重要。

不喜欢给自己的创作设限

记者:谈到现实题材作品,观众经常感受到的一个问题就是“生活剧里没生活”,看剧中人物也没有“身边人”的那种感觉。作为编剧,你怎么把创作更好地和生活相结合?

梁振华:每个人都有生活,很多生活的常理是相同的,关键是你的作品要以何种形态展现你的生活。比方前年中央一套播出的《春天里》是农民工进城题材的,我在创作剧本时为了了解农民工,和搭档们在江苏的某个工地里住了一个星期。只有这样,我才知道他们晚上“卧谈会”在谈什么,每天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工作,想不想念孩子,城市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只要待一段时间我就懂了。这其实是一个逻辑,我们学逻辑是为了什么呢?逻辑是可以举一反三,套用到其他地方的。我懂得他们的生活逻辑之后,就要用创造性方法去把这个逻辑嫁接到别的情境当中去。之后我又跑到北京,因为《春天里》讲的是江苏建筑民工进北京的故事,我又到了北京的工地里面去跟农民工们聊,我发现他们的状态就跟在外面看到的不太一样。找到这种差异之后,我就懂得了他们出走和归来的心理动机,以及在城市中的心理状态。其他的生活就都跟我们一样,只要懂得环境和边界,抓到典型性和非典型性就好了。

记者:正在拍摄的电视剧《暴风眼》是一个国安题材,但是国安题材的职业特点和公安刑侦不太一样,是一种于无声处的斗争,它的剧情没有那么多高潮,作为这部戏的编剧,你又是通过什么手段呈现剧情去抓住观众呢?

梁振华:就像你讲的于无声处听惊雷,正因为它表面是沉默的,所以叫做《暴风眼》。暴风飓风中有一个眼,他是最冷静的那个人,他和周边的不冷静形成反差。当代国安题材的确比较少,不像公安、警匪、反恐题材比较激烈。但它的激烈不在于动作,而在于人的思维、意识和智商。所以这里面更多的是心理战,是思维的博弈。这部戏的节奏其实不比刑侦剧弱,通常是在暗处去寻找那些藏在更暗处的人。这部戏也在传递非常强的____意识,不要以为生活很平静,你很可能就身在暴风眼当中。

记者:细数你的作品,《春天里》《思美人》《神犬小七》《我的博士老公》《密战》《伟大的历程》《大三峡》,你的写作涉猎非常广泛,在选择题材时你有什么方法?

梁振华:我不喜欢给自己的创作设界限。编剧有两种,一种是他特别擅长一个领域并深耕细作,另外一种就是不给自己设限。我的标准只有一个,写能让我产生创作欲望的题材。

像《暴风眼》《澳门人家》这样的现实主义作品会是我未来主攻的方向。我在大学任教,研究和讲授的是当代文学,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把文学性丢掉。这里包括文学性背后的诗意和理想主义,包括对现实的观察和反思。在固守这一份情怀的同时,我认为写作也是一门手艺,好的手艺人,在面对不同题材的时候,用不同的方法去创作;当然永恒不变的是作为一个创作者,对历史、时代、社会和人性的观察、挖掘和思考。

我不喜欢在惯性里行走,选择不同的题材也是在挑战自己的创作惯性。每换一个题材,我就得把全身的细胞全部调动起来,每次都是一场新的战争。所以,有些作品挑战比较大,也会带来争议,但无怨无悔。我以为,创作者就得有这个气魄,不应该永远停留在创作的“舒适区”。


相关:

“单院长”缘何粉丝这么多“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如何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博物馆,肩负重任,也被寄予厚望。 近日,博物馆圈的网红、“流量担当”——单霁翔来到广州,在广州图书馆举办“匠者仁心——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的公益性文化讲座。全场座无虚席,“粉丝”热情高涨,一如故宫的火爆一样。 单霁翔讲了什么?“尊严”二字,提纲挈领。为了观众的“尊严”,故宫进行着一场琐碎而又持续的调整。增加1400把座椅,让游客舒服地坐下来;调整男女卫生间比例,改善如厕体验;将售票搬到网上,让游客把排队的时间省下来……一把椅子,一个厕所,一张门票,..

新华书店总店建“四力”基地5月15日,新华书店总店党委与香河县委共建“四力”教育活动基地启动仪式在___香河县举行。双方将发挥中央文化企业与地方优势,共同制定地方文化产业规划,联手打造1-2个文化产业项目,扎实开展“四力”教育实践活动,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锻造高素质队伍,落实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共同推动文化产业和事业的高质量发展。 新华书店是中国___1937年在延安创建并领导的红色文化企业。近年来,新华书店总店不断优化产业结构,全面开放合作,形成了新华文创科技园、新华书店网上商城、全国大中专教材网络采选系统、国际文化传播平台、“新华+”文创产业..

晋江文学城发布整改声明: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据晋江文学城官方微博消息,5月23日,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联合行动,查处晋江文学城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晋江文学城同日发布整改声明称,从即日起,立即关停古代纯爱频道下的东方架空栏目及衍生纯爱频道下的东方幻想栏目,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 晋江文学城官方微博消息 声明称,晋江从来不是一个回避问题的公司,16年一直在努力,期待在晋江这座森林里面,多一些鲜花,不要有毒草。但是,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不可否认仍然有问题存在。对于逃过晋江审核的问题章节展示出来,晋江文学城是负有责任的。 声明指出,晋江文学城将主动配合执法机关依法查处,诚恳接受..

50余件张大千精品现身保利5月20日,为纪念画坛巨擘张大千先生,“劈混沌手:张大千诞辰120周年纪念展”在保利艺术博物馆启幕。本次展览展出张大千各个时期重要画作50余件,包括《云山图》、《长生殿》、《仿顾恺之醉舞图》、《黄山胜境》等佳作,可谓近年来国内最全面、最大规模、最高水平的张大千艺术展之一,展出画作将收录集结成册,以此致敬中国画坛巨擎张大千。 20世纪的中国画坛,张大千先生是一个传奇。在徐悲鸿眼中,张大千是“五百年来第一人”,溥儒谓之“宇宙难容一大千”,于非闇赞其“南张北溥”之声名,黄君璧心目中“张大千是非常人”。张大千是中国画史上最全能的画家,从仿古山水..

剧场“搬家”背后的演出商机在人们的常规印象中,若想观看演出只能在特定的剧场或是剧院,但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不少演出已经走出那些特定场所,而是来到电影院、书店、商场等其他场地,为观众带来一场场演出。尽管与特定的剧场相比,新型演出空间或许无法提供更为专业的表演环境,但通过这种方式,演出既能寻找到更多机会与平台对接到不同类型的观众,同时观众也能更为便捷地欣赏到演出,从而进一步培育演出市场,拓展发展空间。 破局 日前首都电影院上演了一部与众不同的“电影”,这部“电影”既不是引人发笑的喜剧片,也不是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动作片,而是国家大剧院原创民族舞剧《天路..

上一篇:曲韵京声联袂唱出“北京味道” 下一篇:文博会上体验“老胡同的文创新生活”